一輪明月

【周叶abo】初心花開(67)




◎繁體慎入
◎abo生子設定
◎其他cp應該沒有
◎ooc、腦洞很大、bug很多
以上請見諒


輪迴幾位二十來歲的青年就這麼開始扒起自家隊長的八卦,幸好輪迴房間的隔音效果極佳,否則這天晚上的你問我答,眾人驚呼連連非得吵得整棟樓人盡皆知。特別是在得知周澤楷和葉修竟是青梅竹馬時,氣氛更是high到最高點。也許是葉修不在場的緣故,或者是全體精神太亢奮整個豁出去,提出的問題百無禁忌,連該問的不該問的通通脫口而出,諸如『葉神小時候就這麼嘲諷嗎?』『是誰先喜歡誰的啊?』『如何求婚的啊?該不會是葉神主動的吧?』『第一次...咳...感覺怎樣啊?不會是葉神霸王硬上弓吧?』之類越來越少兒不宜的問題,不過問是問出口了,以周澤楷的個性,能回答的當然知無不言,不想回答的當然也就含糊過去。輪迴隊長心想,其實也不是不能全盤托出,若真要全部回答,自家隊員肯定會哀嚎又被隊長塞好滿嘴狗糧被秀滿臉恩愛......雖然現在也差不多秀了整晚恩愛就是了。

直到江波濤問了一句,「嗯......這樣說起來葉神懷第一胎的時候還在嘉世,那嘉世的人都知道這件事嗎?」

「咦?對耶,葉神懷孕應該也像現在一樣挺個大肚子活動,嘉世不可能不知道吧?」

「這消息這麼勁爆可是卻沒人提起過啊,如果不是嘉世公關做太好太會隱瞞那就是真不知情吧!」

「嘉世不知道。」周澤楷搖頭否定回著。

「這也太奇怪了吧,自己隊長懷孕竟沒人知道,虧他們還生活在一起,訓練也在一起,怎麼可能沒發現?葉神這麼大個人場上場外都被忽視?難怪之前就聽說嘉世隊員好像對葉神很......」

「不放在眼裡?」

「呃......算是吧......」吳啟默默地瞄了周澤楷一眼,見對方臉上沒有不悅才繼續道,「所以...真是嘉世內部自己孤立自己戰隊隊長的?」

江波濤點頭分析著,「很有可能,從團體賽中就能感受到一葉之秋的孤掌難鳴,沒想到私下也不知道葉神懷孕,究竟是怎樣的情形我們外人不大清楚,不過從嘉世每況愈下的成績來看,或許並不單純,感覺俱樂部也牽扯在內,甚至沒有積極地處理問題,反而任其往不好的方向發展,現在想想葉神退役可能事有蹊俏。」

周澤楷知道這段過去是葉修和嘉世長久累積下來的恩怨,就算是身為葉修Alpha的自己也不好表示什麼,只淡淡接了句,「都過去了,興欣才是未來。」

輪迴隊長雖然沒有明說,不過自家Omega遇上這種鳥事想必也是滿肚子火,可周澤楷卻選擇展望未來,選擇相信葉修。

方明華不想讓氣氛低沉趕緊打起圓場說,「是啊是啊,葉神這麼熱愛榮耀,哪可能會被這點小事打敗,你看這不組了個戰隊準備殺回聯盟呢,我看我們得趁他不在聯盟少一個強大阻礙,趕緊拿下冠軍。」

一聽到興欣二字就像自帶回血功能一樣,杜明本以昏昏欲睡的精神又回到滿血狀態,「沒錯,趕緊的!不然以後輪迴和興欣在總決賽遇上了,我和隊長該怎麼辦?」

「你?就認真打唄,不然還能怎麼辦?」

「杜明,你有啥好糾結的?你又不像隊長有老婆在興欣,隊長跟自家老婆相愛相殺想想都很帶感啊!」

「如果真遇到了,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啊!」

「沒錯,隊長絕對不能手下留情,一定要讓葉神知道隊長身為Alpha的厲害!!!」

「嗯!我也不會。」周澤楷回著。

頂著不習慣熬夜的渾沌腦袋,輪迴眾人終於意識到,剛剛上一秒那句簡潔有力的話語才是出自輪迴隊長之口,那麼之前超過十個字的那句話究竟又是誰說的呢?

「怎麼起來了?」周澤楷連忙起身上前攙扶著剛睡醒走路不太穩的葉修。

「廁所啊,你忘了懷孕頻尿啦?」

「嗯,小心地面濕。」

葉修在走進廁所前不忘回過頭對其他人說,「小周的厲害我最知道啊,家裡那兩個還有我肚裡這兩個不就是鐵證如山。」

輪迴隊員渾身一僵,瞌睡蟲全跑光了。

......

葉修走出浴室的時候,輪迴經理正跟其他人交代事項,見到葉修出現便起身上前告知攻略驗證完畢,兩人手一握寒暄一番過後,葉修便要返回旅館。江波濤見狀主動提議讓隊長送葉神過去,經理想想也好,凌晨時分讓孕夫走在大馬路上貌似不妥,湊巧周澤楷今天有開車過來也省去叫車的困擾。

經理和江波濤一起送葉修到大門口等周澤楷開車過來,半途中經理電話連番響起,基於禮貌本想掛斷的,餘光一撇來電顯示老闆二字猶豫了下,葉修也不在意就說經理去忙吧,讓小江送自己下樓就行,於是輪迴經理帶著歉意的眼神把電梯讓給兩人,電梯門還未完全關上便趕忙接起電話跟老闆報告去了。

「小江啊,接下來就要麻煩你們了。」葉修趁著只有兩人的密閉空間說著。

「???」

「目前就只有你們輪迴幾人還有沐橙知道我和小周的情形,所以...你懂得。」

「......」江波濤表示我不想懂......

電梯抵達一樓,便匆匆忙忙護送葉修上車,頭也不回地丟下一句,隊長你晚上回來或是隔天再回來都行,說完又匆匆忙忙飛也似地離去,留下周澤楷帶著『你又對我家副隊做了什麼?』的眼神,望向副駕駛座上嘴角揚起的葉修。

周葉夫夫回到旅館後,吃了些路上買來的早點,訂好回程的票,兩人便沉沉睡去直到中午過後才相繼醒來。

先醒過來的是周澤楷,看著身旁把自己左手當成抱枕似圈在懷裡的Omega,一臉滿足樣睡得正甜,雖然這兩天葉修明顯睡眠時間不足,臉上卻不見疲憊,大概是因為久違的睡在自家Alpha身邊倍感踏實,睡眠品質相當不錯,安心地一夜無夢睡到天亮。

周澤楷小幅度的轉過身和葉修面對面,右手覆上孕夫渾圓的腹部跟兩女兒打招呼,輕聲叮嚀三四寶要乖要聽話,跟兩哥哥學學盡量不給把拔添亂,把拔很快就帶著冠軍回家了,周澤楷說完後猝不及防被人偷襲,溫熱柔軟快速貼上雙唇。

「約定好的喔!周把拔這次要拿到冠軍,不然我們就不讓他進家門。」

「嗯!」

......

一個月後比賽結果出爐,輪迴果然抱回第八賽季冠軍,不過周澤楷卻食言了,直到夏休期開始都沒能返回家中。

葉修頗能理解,有冠軍加持的新榮耀第一人,想必得忙於各式各樣的交際應酬,馬不停蹄四處奔波,有時就連通電話或是傳訊息都只剩短到不能再簡短略帶著歉意的問候,相較之下反應最大的竟是大小寶,兩人乾脆不接也不理睬周把拔,甚至連拍張照傳給周把拔一解相思也不願意,兩兄弟直接手拉手跑得遠遠的,讓葉修莫可奈何只拍了張背影就傳給周澤楷,附上一句『你兒子們氣到掉頭就走。』

即便如此葉修還是不受影響該怎樣就怎樣,戰隊懷胎兩不誤,只是這天產檢時,陳果因為網吧客人一言不和打起架來,身為老闆必須留下處理後續,實在抽不出空和葉修去醫院,後來從房間窗戶看到對街情形的蘇沐橙主動提起自己帶葉修去就好,讓陳果不必擔心。

由於對街不太方便,兩人約在嘉世後門不遠的巷子口,到了之後便相繼坐上早已叫好的車揚長而去,沒有多留意一旁鬼鬼祟祟的人影。

「咦?那不是葉隊嗎?他...他...他的樣子...好像......懷孕了?是我看錯嗎?」

「你沒看錯,後頭那女的不正是蘇沐橙?前面那男的肯定就是葉秋了!只是...葉秋竟然是Omega還懷孕了?呵呵,這還真是有意思呢!」


评论(8)

热度(59)